今天我的國家台灣產生了新的總統,還是一位女總統,看著電視轉播心情異常的激動。這是從小到大第一次為了選舉結果掉淚的,身為華語世界唯一個民主國家,我們用實際的行動證明了民主的可貴,實踐了民主的精神,順利政黨轉移。讓我更高興的是時代力量的黃國昌、洪慈庸、林昶佐也順利當選,正式跨進國會的第一步;洪慈庸的當選更我感動,在天上的洪仲丘,你看到了嗎,你姐姐因為你要進入國會為人民服務了!
Tsai_03.jpg
(照片來自聯合報
不過有了新總統之後其實挑戰才剛開始,面對已經亂七八糟、百廢待舉的台灣國會,蔡英文是否能在掌握多數立委的狀況下絕對執政,帶領我們走向一個全新的方向,其實還是個未知數;另外是否能夠在保有台灣的自主權的前提下與中國展開有效的對話,對新政府來講也是個非常大的挑戰。前陣子的馬習會讓大家非常不安跟焦慮,覺得我們是不是真的越來越靠近中過?是不是真的過不久就又被統一了?我的好友布萊恩當時就說了,台灣最大的武器就是民主,我們越民主就對自己越有利;原因很簡單,向來就只有極權、封閉、不自由的體制漸漸的往民主、開放、自由的境界靠攏,從自由國度倒退魯還真的沒見過!

不過可以選總統,而且選出一個女總統就真的是民主了嗎?恐怕沒這麼容易,真正的民主會落實在某一個細微的層面,例如:公共政策的決策過程是否透明、社會資源分配是否符合公義原則、選舉是否是看人而不是以顏色來決定等等。否則一大堆人總是在選舉的時候瘋過頭,選舉過後就射後不理,對各項公共事務毫不關心,一直要到大學生攻進立法院了才驚覺台灣要被賣了,或者高中生佔領教育部才知道教科書要被修改了!

真的要檢驗台灣是否真的是個民主的國家,其實也不難,我們就拿一個我們認定的民主國家來作指標好了,他們有的我們也要有。

我們就拿歐盟的「尼德蘭王國」(其實就是我們熟知的「荷蘭」)標準來檢驗好了,荷蘭人口面積都跟台灣差距不了多少,也同樣都是海洋國家,值得我們借鏡,就取幾個人權標準來觀察一下:

1. 同性婚姻:荷蘭的同性戀婚姻在2001年就通過法律了喔,這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不要說荷蘭,在歐洲也已經有比利時、法國、盧森堡、丹麥、愛爾蘭、西班牙、葡萄牙、芬蘭、瑞典等國家通過同性婚姻的法律來保障同性戀人權。其他許多國家雖然同性戀婚姻尚未立法,但是也都有相關的「伴侶法」跟「反歧視」法。台灣呢,我們的多元成家方案連個譜都沒有,這次的選舉還莫名其妙地跑出一個「信心希望無愛聯盟」(舊名「護家盟」)來阻斷別人結婚的基本權利,還扯出了「維繫傳統家庭價值」、「人類會滅亡」這種笑死人的言論。看看這些歐洲的民主國家,他們滅亡了嗎?這些國家的家庭單位都崩潰了嗎?你是要選擇維繫基本人權的同性戀婚姻,還是反人權指標的異性戀單一價值?號稱民主的台灣人民好好思考一下。
Same_sex_marriage_map_Europe.jpg

LGBT_rights_in_the_EU.jpg 
2. 廢除死刑:荷蘭早在1878年就廢除死刑了,連其他歐洲國家也幾乎都在上個世紀廢除死刑,葡萄牙更是早在1867年廢除死刑。在台灣「廢死」還是個人人喊打的議題,我們可以仔細想想荷蘭是怎麼可以在百年前就決定要廢除死刑,是他們生出來就比較「先進民主」嗎?當然不是,也一定是經過多方的辯論之後才決定以法律廢除死刑。2012年底台灣執行了六個受刑人的死刑的時候還引起了歐盟的關切(連結在此),台灣準備好要接受這樣先進的民主觀念嗎?
Capital_Pushment_EU.png
3. 安樂死:這又是一個更深沈的議題,荷蘭也早在2002通過了安樂死法律,儘管目前通過安樂死的國家還算少數,但是許多歐洲國家對於部分的安樂死是採取容忍的態度。反觀台灣,我們對安樂死的態度是什麼?基本的論述已經有了嗎?
Mercy_Killing.jpg
4. 性工作合法:這個不用提了,性工作在荷蘭早就是合法的行業,著名的「紅燈區」還成了觀光景點。反觀台灣,我們還停留在非常落後的第三世界的地步。還記得之前大法官釋憲「罰娼不罰嫖」違憲嗎?結果我們的立委諸公就訂了一條「性專區內娼嫖都不罰」,然後「專區外都罰」然後把整個皮球又踢回到地方政府的荒謬事件。moulin-rouge-red-light-district-amsterdam.jpg
蘋果日報曾經報導過,台灣各縣市對於設立「性交易專區」紛紛表示沒有這個需要,理由不外乎「民風純樸」、「民意反對」、「教壞小孩」等,看了就是令人發笑。(看本人寫過的文章連結)反觀荷蘭,不僅性交易合法,性工作者享有工作權甚至還有工會組織來維護性工作者的權利,他們也可以罷工!台灣社會目前面對性工作的態度大部分還是鴕鳥心態,眼不見為淨,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卻視而不見;公務員喝花酒新聞不時出現,卻還掩耳盜鈴說沒有設立性交易專區的需求。台灣真的是個民主的社會嗎?2prostitution copy.jpg
5. 大麻與相關藥物的鬆綁:這又是另外一個不見容於台灣社會的議題,在荷蘭對於持有、販售、使用大麻採取的是「容忍政策」,也就是說按照遊戲規則來就「不違法」(但也不直街等於合法)。關於荷蘭大麻管理的內容可以參考這篇中文文章(點連結)可以有最基本的認識。在台灣呢?去年柯震東跟房祖名的吸食大麻案鬧得滿城風雨,彷彿要世界末日了。
European-cannabis-laws.png
另外可能令台灣人民更不能相信的是這個:
141129 Amsterdam 13.jpg
這是我旅居荷蘭的好友布萊恩某天在阿姆斯特丹街上看到的告示,官方貼了一個警告,提醒民眾(尤其是觀光客)不要在街上購買來路不明古柯鹼,如果有人在街上暈倒或者發生狀況立刻打電話求助,最重要的是底下寫的這一行

「在阿姆斯特丹你不會因為使用毒品而遭到逮補」

很顯然這個是遠遠超過台灣社會能夠接受的底線,台灣是一個連在學校放一台保險套販賣機都要被認為鼓勵學生發生性行為了,怎麼還可能允許公然使用毒品?如果你覺得這個還不夠誇張,那看看這個吧,這個是官方設置的「毒品注射室」,很不可思議吧!他們的思維其實也很簡單:與其私底下使用來路不明的毒品,而且還可能使用不清潔的針頭衍生更多的問題,那還不如政府提供你安全的場所、合格的針頭,以及品質受到控制的毒品來減低相關的問題。寫到這裡一定又有人搖頭說這樣的寫法是在鼓勵吸毒,怎麼每次遇到這種議題腦袋就又裝了糨糊呢?寫這些是要讓大家思考一些這些西方民主進步的社會是用什麼態度來面對社會的種種問題,再來好好思考台灣面對類似的問題的時候應該怎麼去解決?我們的態度有比較開放嘛?我們的解決方式又真的真正解決問題了嗎?還是只是把這些問題更加地下化、衍生出更多的問題、然後要耗費更多的社會資源去收爛攤子?
Injection_Site.jpg 
看到這裡應該會有人怎麼我舉的例子都這麼極端?我們真的是這樣依樣畫葫蘆嗎?所謂的民主不就是全民作主嗎?我只要全部的人取得共識要這個不要那個不就好了嗎,這樣既輕鬆又簡單啊!不不不,民主從來都不簡單,它是絕對不會自動從天下掉下來的! 想想看台灣的總統民選這件事情可是非常近期的事情,首屆於1996年舉行,至今也才二十年。沒有前人的奮鬥(還是要丟掉性命的那種),總統民選這種事情是不會自動發生的。而且如果不拿荷蘭這個高規格的國家來檢驗自己,難道是要拿對岸的中國或者北朝鮮來對比嗎?拜託,你麻幫幫忙咩!上述的五點除了幾個在台灣還有極大的爭議之外,像同性戀婚姻跟性工作合法其實都只能算是民主的低標而已,因為那是基本人權,如果台灣還不盡快通過的話,那就真的離民主先進國家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只要我們夠民主夠進步,就越不用怕對岸中國的威脅。中國越封閉,我們就要越開放;中國越極權,我們就要越民主;中國迫害人權,我們最先進的人權保障就要越完整。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跟中國格格不入,每個面向都要拉開距離,而且是那種遙遙領先、讓他們看不到車尾燈的地步。再再地告訴對岸,總使過去在歷史上我跟你有部分的連結,但是現在的我們跟你非常不一樣,你確定還要統一嗎?台灣島上都是刁民喔,你確定可以駕馭?還有還有,執政黨做不好我們可是直接用投票把他拉下來喔,你中國中產黨確定要來這個島上競爭?你真的有信心有把握我們會選你?

看到這個畫面我真的笑了,東遮西遮的,到底是在怕什麼?喔對了,在台灣所有的資訊都是公開透明的喔,你在中國隻手遮天的那一套在這裡不管用喔,你得有把握自己的信念經得起大眾的檢驗喔!
China_TV_Taiwan.png
你看,我們在台灣馬上就知道你怕的是什麼東西,原來是中華民國國旗還有總統副總統立委這幾個字,那以後你真的打過來我只要把國旗亮出來不就贏了嗎?馬上就讓你們崩潰啊,還用得著打嗎?還有連「國際」那兩個字都要遮, 也太誇張了吧!泱泱大國呢,怎麼這個時候這麼小家子氣?
DPP_Journal.jpg
選舉完畢其實才是挑戰的開始,台灣人真的要繼續努力,不光是喊喊口號或者說自己是個民主國家就夠了,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大家加油吧!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洗米水布魯斯阿左

布魯斯碎碎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