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個月在成功嶺上的新訓之後,重頭戲來了,那就是抽籤。這個過程直接影響了一個人在當兵往後的歲月中的命運,因此每個新兵幾乎都是以最高規格的心態來對待。我想應該很多人事先就做了很多現在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的事情,有的可能去廟裡拜拜、擲茭、做法或者靠著各種管道想讓自己到一個「比較輕鬆」的單位。

當時1596梯在成功嶺上的抽籤過程大致如下:

1. 選兵:某些具備了「特殊專長」的人一開始就會被一些單位給選走了,至於篩選的標準呢,至今不明!(Update: 根據記憶,當初有藝工隊到成功嶺來選兵,很多人都有去;同梯的說法就是在司令台有個人在上面跳芭蕾舞,要其他人跟著跳。據說當場還真的沒有人跳得出來,去的人全部鎩羽而歸。)

2. 抽籤:剩下的就是通通抽籤啦!

抽籤之前會依照個人專長進行分組,大致就是依照各人在學校念的科系來分吧!以阿左為例,五專念的是商業類的國貿科,所以就被分到「通用類」(一看就知道是沒有專長的組別)。接著全部的人就被帶到大禮堂去,按照組別的順序到前面的籤筒內去抽一支籤。我還記得當時的通用類是排在最後一個組別(就是只能挑別人剩下的啦),然後還因為人數太多要分好幾個梯次;阿左比較衰洨,被分在某一個梯次的第124號,一個梯次也才125個人啊,也就是說我是倒數第二個。 然後就看著每個人魚貫地到前面去抽籤,然後要大聲唸書自己的名字跟抽到的籤上面的部隊番號。對,籤上面只會看到一組五個數字組成的部隊番號,其他一片空白。

好啦,終於輪到我了,反正也只剩下兩支籤,機率就是1/2,不是A就是B了。一開始我摸到了某支籤,可是卻有個念頭要我放掉它拿另外一個。於是我就真的拿了另外一支籤,然後大聲唸出那五個數字:90774。沒有人知道這是哪裡,代表哪個部隊,在什麼地方,一切都是未知。

好笑的事情來了,關於這五個數字的傳言瀰漫整個成功嶺,有人說906xx的代表馬祖籤、908xx的是金門籤,反正都不是什麼好籤就是了!抽到這幾個號碼的自然是沮喪到不行,最衰洨的是排在我後面那個125號的弟兄,因為他抽到的(根本沒得選擇)是我不要的,而且還是906xx開頭的。只見到他下來後指著我說「某某某,我這輩子都會記住你的名字,是你讓我去馬祖!」(不過後來據說他去了澎湖)。

關於抽籤,說穿了就是機率,只能聽天由命,看個人造化了!可能前世有做好事的此刻就會抽到比較輕鬆的單位;前輩子壞事做絕或者忘記燒香拜拜的就把你丟去偏遠的外島受苦受難吧!阿左當初大概覺得自己一向都很衰洨,連抽籤都只剩下兩個選擇,大概就是外島命跑不掉了;接著就是自我安慰:也好啦,反正金門馬祖又不是隨便阿貓阿狗都可以去的地方(當時金門馬祖都還屬於高度管制地區,沒有事先申請是無法拜訪的),趁著當兵去看看也好啦,算是人生難得的體驗......真是苦中作樂啊!

接下來的一兩天就看到所有新兵依照自己抽到的部隊番號集合在一起,然後就整批被帶走,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說了簡短的掰掰之後就離開成功嶺結束新訓中心的生活了!我也不例外的跟所有抽到「90774」的弟兄聚集在一起,等著被接走帶去一個未知的地方。(怎麼有一種性工作者等待著恩客上門的fu呢?)隔天就整批上了好幾輛軍車,正式離開成功嶺,告別新兵生活了!

由於沒有人知道我們要去哪裡,心裡的惶恐至今依舊印象深刻,所有人的命運就被那五個阿拉伯數字給完全控制了,非常的身不由己(上一段當中的fu又上來了)!

軍車載著我們離開成功嶺之後就漸漸的往山區去了,那個時候突然又覺得我們這些新兵好像高速公路上常看到的那種貨車,裝著滿滿的豬被帶往屠宰廠等著任人宰割,然後身體被支解,接著就會在菜市場的肉販攤上看到我們。我還記得車子開到台中縣太平鄉附近的時候,就聽見車上有幾個家就住在台中對附近地形很熟悉的同梯說「靠邀,這是往車龍埔營區的方向啊,非常的操......」接著就看到整車的人聚精會神往目標物凝視,同時還有不少人說「不要進去、不要進去、不要進去啊.....」!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快要到車龍埔營區之前車子突然左轉了,大夥都鬆了一口氣。可是還是沒有人知道我們要被丟去什麼地方,未來根本就是個未知數,那種恐懼真的令人害怕!

車子繼續的往山上行駛,開沒多久,車上的同梯又說了「啊再上去應該就沒有部隊了啊,我們是要去哪裡啊?」果然,整個車隊又掉頭回去了!再度經過車龍埔的時候又引起大家一陣恐慌。還好沒有進去!(車龍埔到底多恐怖啊?有在那裡待過的的弟兄願意現身說法嗎?當時那裡應該是234師吧?)

後來車隊就很明顯的往台中大坑的方向駛去,中途還看到某一台軍車不夠力,爬坡爬到一半就卡住了(中華民國陸軍的裝備真是令人汗顏),還得要另外一台的車子在後面往前推,讓我們這些新兵在還沒有下到部隊之前就開始見識到我們國軍的裝備有多麼的遜了!

Chenggongling_to_Zhongxingling.JPG  
(當年把我們從成功嶺帶去中興嶺的大致路線,還先去車龍埔繞了一大圈,經過幾番波折才到達目的地)

終於卡車停在山間的某一個部隊裡面,所有新兵通通下車。阿左往四周一瞧:「靠,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整個營區位置非常偏僻,房舍也是老舊不堪,完全沒有任何令人想待下來的動機!(你以為你是來渡假的啊?)

「我不要在這種鬼地方待兩年~~~」當時好傻好天真的我在心中對自己這樣吶喊!

後來才知道這裡地方是十軍團位於中興嶺的補充兵連,幾乎所有十軍團的新兵都會被先帶到這個地方做「處理」(真的好像電宰豬肉流程),再分發到其他部隊。確定不會在這裡待兩年之後,真的是鬆了一口氣!(你確定之後的部隊會比這裡好嗎?死菜鳥!)

可是不待在這裡要去哪呢?對,就是抽籤!根據當場班長的說法,我們這些人有兩個選擇,那就是「後指部」跟「砲指部」。所謂的「後指部」就是「後勤指揮部」,「砲指部」則是「砲兵指揮部」。大家一聽到「後勤」兩個字眼睛都亮了起來,並且一致認為那是比較輕鬆的單位,然後暗自希望可以抽到「後指部」,當時才二十歲的我當然也不例外。接著大家就排成了一排等著抽籤了,當時的場景還記憶深刻:我們總共42個新兵,將會有25個後指部的籤及17個砲指部的籤等著我們去抽。看到沒有?後指部的籤數還比砲指部多喔,所以我抽到後指部的機率是很高的(根本是好傻好天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死菜鳥)。

自信滿滿的結果當然就是當場遭到報應,因為這次我又是排到倒數第二個抽籤,有沒有這麼衰洨啦?不過看在後指部的籤數比砲指部還多的份上就不跟他們計較了(自以為是)!結果......就在抽到我前面第二個還是第三個人的時候,負責的班長就大聲的喊「後指部最後一支籤已經抽完了,後面的不用抽了通通都是砲指部!」

蝦米?不用抽了?通通都是砲指部?

真的可以再衰洨一點!在成功嶺至少還有二選一的機會,到了中興嶺這個鬼地方變成沒得選?老天爺為什麼對我如此殘忍?而且我媽在我入伍前還有去廟裡燒香拜拜祈求眾神明讓我抽到一個好單位啊,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當時還有兩個專科同學跟著我一起抽籤,看著他們抽到後指部的驕傲表情,真的是替自己的衰洨命感到悲哀啊!(不過下部隊半年後遇到其中一個同學,根據他的說法,他那個隸屬於後指部的連隊非常的精實,每一個項訓練的要求都比我後來到的砲指部要嚴格很多,真的是有拜拜有保佑啊!)

我們這梯新兵在中興嶺補充兵連待了一個晚上,隔天就被送走了!不過這一個晚上真的是太歡樂了,同時也發現這個補充兵連真的是一個撈錢的單位。怎麼說呢?首先,一到這個營區後我們就被要求要買碗筷,不然怎麼吃飯?後來想想也對,從成功嶺離開之後我們拿到的就只是一個黃埔大背包,裡面裝了一些衣服跟雜物,其他什麼都沒有。成功嶺是新訓單位,碗筷這種基本的東西當然就幫我們準備好了,但是離開的時候也沒讓我們帶走,來到補充兵連自然就得購買,不然就只能用雙手吃飯了。那雙碗筷用多少錢買來已經沒有印象了,不過在那個獨佔的市場下不管多貴我想這些菜鳥阿兵哥還是非買不可吧!

不過你以為他們只賺你碗筷的錢嗎?當然不是!

就在當天要睡覺之前,班長就問我們要不要吃蛋餅?就在大夥還在統計多少人要買,然後忙著收錢的同時,熱騰騰的蛋餅早就擺在我們面前了!這是怎樣?動作可以這麼迅速?後來想想也對啦,補充兵連的任務就是把這些菜鳥阿兵哥給送到基層連隊去,他們對於任務的操作已經非常熟悉了,也早就料到我們這些菜鳥在經過新訓一個月的折磨之後對於蛋餅這種平時不削一顧的食物會抱持著怎樣的心情。果然,那是我這輩子吃過最最最好吃的蛋餅了,然後還連吃了兩個(有這麼餓嗎?)。我想那時候就算一個蛋餅賣個五十塊應該也是馬上就銷售一空吧!

在補充兵連的日子就大致結束了,終於知道自己要去的部隊叫做「砲指部」了,不過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一無所知,心中還是充滿疑惑跟不安!

    全站熱搜

    布魯斯碎碎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