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我要下部隊了(其實還早的很呢),在經歷之前種種不可思議的抽籤過程之後!

Zhongxingling_to_Jundu.JPG 
(這是google map規劃出來從新社中興嶺到神岡圳堵營區的路線,不過當時並沒有那條國道四號高速公路。)

一個來自砲指部的參一學長跟著一輛軍車把我們這幾個同梯的菜鳥載往一個不知名的地方,車上有同梯的問著學長我們要去的部隊是怎樣的地方,不過這個學長看起來意興闌珊,不想多說什麼,只用「去了就知道了」這樣的話語來敷衍我們。是啊,去了就知道了啊,現在問這麼多也沒有意義啊,反正該死的時候就知道要死了......

車子在小路當中繞來繞去,終於進入了一個位於台中縣神岡鄉附近的「圳堵營區」。一進大門,看到了一個大操場,上面的草都已經枯黃了,看起來一片死寂。此刻,我又告訴我自己「我不要在這種鬼地方待到退伍......」(怎麼這麼任性啊,你一個死菜鳥阿兵哥想去哪就去哪嗎?)!

最後我們通通被帶到一個營舍內,填了個人基本資料表,當然又有一些比較特別的單位先來選人,也不知道篩選的標準是什麼,阿左這種除了年輕之外沒有任何專長的當然就是不可能被選到啦!後來才知道,這裡就是五八砲指部的指揮部,底下有好幾個單位,除了少數被選走的人之外,其他的還是要抽籤決定自己到底要到哪一個單位去!

天啊,還要抽籤啊,真的是沒完沒了!

終於這次林背不再是倒數第二個抽籤順位了,然後抽到了一個叫做「614營」的單位。當然以一個死菜鳥來說,這個數字一點意義也沒有;後來輾轉得知,這個「614營」並不在圳堵營區內,而是在彰化八卦山上的成功營區。(是那個大佛像後面的八卦山嗎?)

後來大致了解這個「五八砲指部」的組織編制:圳堵營區裡面有611、613跟619三個營,外加一個本部連,位於八卦山上的是獨立營614營,另外還有兩個獨立連,位於台中大肚山上跟苗栗的後龍(部隊單位號碼已經忘記了,隱約記得應該是636跟639連吧!)。當然對於我抽到的「614營」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還是一點概念都沒有!(沒去過的地方當然沒概念啊)

好了,搞了這麼久,該抽籤的也抽了,接著就到部隊去了嗎?當然沒有!接下來大概有將近三個星期的時間全部的菜鳥都在這個圳堵營區的某個連隊當中渡過,美其名叫做「新兵銜接訓練課程」,要我們這些菜鳥先來這裡適應部隊的生活,實際上呢就是整個圳堵營區的公差連,因為每天都會有不同單位的人跑來這裡要公差。不過由於我抽到的是遠在八卦山上的614營,所以自然不會有614營的人跑來要公差,結果就是對於這三個星期的日子印象幾乎一片空白,記住的不外乎是站衛兵、擦槍、跑步、打掃、體能訓練。

不過還是有幾件事情印象深刻,不吐不快:

1. 跟我們一起來到圳堵營區的除了我們1596梯的大專兵之外,1596的一般兵也同時來這裡報到,因此整個銜訓課程就是通通混在一起。大專兵跟一般兵有什麼不同呢?當然對我們死菜鳥來說感受不是那麼強烈,但對於上面的班長跟長官來說可是有極大的差別。就在剛報到的第一天晚上,我們就目睹了同梯的一般兵被班長們命令全體趴下然後來回好幾次匍匐前進的景象。當時的我也完全不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待遇, 只是因為我們多讀了幾年的書腦袋比較聰明所以可以免除多餘的體能訓練嗎?還是他們因為少讀了一點書所以就必須在體能上被要求有較高的水準?(關於大專兵跟一般兵之間的種種糾葛,之後會提到。)

2. 當時已經是十一月底了,天氣已進入冬季,圳堵營區由位於地勢較高的丘陵地上,旁邊就是清泉崗空軍基地,整個營區白天就完全被飛機的引擎聲外加強烈的風勢組合成的呼嘯聲給淹沒,一整天下來腦袋非常的暈。更糟糕的是,營區旁邊還有個神岡鄉示範公墓,好日子的時候就是電子花車外加孝女白瓊的哭喊聲,透過喇叭強力播送,大概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家死人了!那時候簡直就覺得腦袋快炸開了,如果要在這種鬼地方待到退伍,大概退伍令沒拿到就直接送瘋人院了!

Jundu.JPG 
(這張圖可以清楚說明圳堵營區跟其他幾個地方的地理相對位置,A就是神岡鄉示範公墓,B就是五八砲指部的指揮部,台中機場就是當時的清泉崗空軍基地,夠接近了吧!)

3. 圳堵這個地方吹的是海風,而且是那種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冷颼颼到極點的海風,當時站衛兵的時候極度痛苦,因為真的是冷到爆了。每次總是得在草綠褲裡面再加上一件厚厚的體育褲,但還是抵擋不了半夜強烈的寒意。同時還得偷偷塞巧克力在口袋,隨時補充能量。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無法想像我到底怎麼撐過來的。

4. 跟我們一起來到這個部隊報到的除了我們這些菜鳥二兵外還有好幾個剛從陸軍官校畢業,經過受訓之後也要下基層連隊的菜鳥少尉。 他們跟我們一樣,完全沒有連隊生活的經驗,所以也先跟我們銜訓一番,先試著管我們這些菜鳥。不過他們雖然菜,至少官階是少尉,比起我們的二兵真的是好太多啦,其他老鳥看到他們也得稱他們一聲排長,待遇自然比我們高好幾個層級。

5. 銜訓連隊的旁邊有一個營站,裡面會賣一些熱食,我記得當時最愛吃的是厚片土司塗上花生醬或者煉乳,香到不行。可是很奇怪喔,這種東西在平時完全不會得到任何的關愛,可是到了部隊,美味等級自動往上跳了好幾級,大概就等同我們在中興嶺補充連的蛋餅吧,總令人覺得美味無比,吃到了好比在天堂啊。

營站裡面也有一台電視,可以讓我們看看一些節目,老實說從成功嶺的新訓中心到圳堵營區,還真的已經一個半月沒有好好看電視節目了,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當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喵到金曲龍虎榜,然後看到陳淑樺的「夢醒時分」登上排行榜冠軍,根本就覺得恍如隔世,因為完全不知道陳淑樺出了新專輯,好像我是從另外一個星球來的外星人。

好啦,銜訓中心的生活很快的也要結束了,基本上來說這段生活還算快樂,因為在一起的都是同梯,沒有階級之分,有福同享有難就同當。但是我們都很清楚,真的下到連隊之後,就是完全不同的生活體驗了,大家皮就繃緊一點吧!銜訓課程結束後,各個連隊就趕緊來領人了,611、613、619還有本部連的人很快的就離開,兩個獨立連的人不久也被帶回去了,就剩下我們614營的菜鳥。對,我們614營的人竟然沒人鳥,完全等不到有人來接我們去八卦山,於是 就硬生生的在圳堵指揮多待了好幾天。

好玩的事情發生了,阿兵哥果然不能讓他們閒下來,一閒下來準會出事。因為真的太無聊了,某一個菜鳥排長就說那我們來煮火鍋吧!然後就看他帶了幾個菜鳥阿兵哥出去採買,回來之後我們就用臉盤(對,就是阿兵哥洗澡用的那種鋁製的臉盆)加上電湯匙,然後把所有食材都倒進去,就這樣吃起火鍋了。不過呢,因為臉盆實在太大了,電湯匙根本不夠力,煮了兩個小時候,湯還是沒有滾,軍人通常都沒啥耐性,不管東西有沒有熟,大夥還是開動直接吃了,然後還吃光光。果然是人在部隊中對於生活要求的標準都會大幅的降低,沒有熟的豬肉還是照樣下肚,所幸事後沒有人拉肚子搞集體食物中毒。

不過呢,該來的還是會來啦,民國78年12月10日一大早,來了幾輛軍車載著我們離開了圳堵營區的五八砲指部指揮部,往彰化八卦山上的營區前去。終於,我真的要下部隊了!

 

    全站熱搜

    布魯斯碎碎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