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jpg      

這陣子洪仲丘下士被操死的新聞佔據了各大媒體的版面,看了整個發展真的是非常的難過,很難想像是怎樣的深仇大恨需要把一個人這樣操到死?其實這整個星期一直睡不好,反反覆覆,腦海裡不斷想起以前當兵的種種,要知道那已經是民國78年到80年之間的事情,距今已經二十幾年了,要把二十幾年的記憶這樣直接挖出來,生理心理都是很沈重的負擔。 

這件事情真的給我很大的打擊,總以為現在2013年了,網路這麼發達,資訊這麼流通,人權這麼高漲,就算是封閉的部隊應該也會隨之進步改進才對。就這次整個事件的過程還有國防部處理的方法來看,我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很多事真的不吐不快。就以一個1596梯的老兵來談談自己的想法跟感觸吧!

1. 關於當兵,在那個年代沒有選擇

以前的男生滿二十歲如果沒有在學就是只有當兵一徒,沒有其他選擇,除非你真的斷手斷腳,要不然兵單來了就是得按時去報到。當然那個時候也是有人想要逃避當兵這檔事,最快的方式當然就是吃胖,胖到自己都無法接受的體重就很容易逃過兵役。另外一個方式就是讓自己兩眼視力的視差超過一定的程度,我家裡的哥哥就搞過這招,不過沒成功,撐到我都已經退伍半年了他才不得已去當兵。現在選擇多了,光是替代役就跟真的當兵有很大的差距,公司每年也是來了一些剛畢業的科技替代役工程師,體檢標準應該也是比以前寬鬆許多,以致於「當兵」漸漸不再是所謂男人成長過程當中必經的階段。就算真的去當兵,役期也是短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十一個月」。現在的小朋友根本就是還沒有入伍就已經「破冬」了,真的是非常令人難以接受。2004年去金門觀光,要進入馬山觀測所之前還需要登記驗身分證件,隨口問了帶頭的阿兵哥還剩多久退伍,他回答:已經破月了!我跟我朋友非常的納悶,看他也才兩ㄎ一ㄠ一兵而已,怎麼可能破月?只見這個阿兵哥說現在役期不斷縮短,部隊已經很少看到上兵了,大部分都是在上兵之前就退伍退光了!我只能按奈住自己的情緒,要自己接受這個世界真的跟我想像的不一樣了!在民國七十八年那個時候當兵就是紮紮實實的兩年,七百三十天,就算扣掉之前大專集訓四十五天,也是得待上一年十個半月,「破冬」這種事情對於菜鳥來說真的非常遙遠的事情。有多遠呢?感覺就好像是下輩子才能完成的事情,你看有多遠!記得剛下部隊沒多久就被連上的學長問還有幾天退伍,身為連上(還有整個營上)最菜的菜鳥怎麼有那個心情去算自己還有幾天退伍,結果學長直接幫我們算好了:你是96梯對吧,所以72梯就是你們大同梯,他們還有2xx天才退伍,再加上365天,所以你們還有6xx天退伍!還記得當時一聽到「還有6xx天退伍」這句話的時候腦裡面像是被一個超級地震的震波給直接撞擊一樣,直接飛到外太空,然後垂直降落,跌個粉身碎骨。以前我總是希望男生真的能去部隊裡面體驗一些其他地方不會有的歷練,但是經過這次的事件,我只能說如果有所選擇,如果覺得當兵真的會浪費時間的話,真的就不要去當兵了,把那些時間拿去讀書、工作,或者什麼都不做都遠比去部隊裡面被折磨來的好一百倍!

2. 關於不當管教

在那個年代當然也有,但是我自己真的沒有親眼看過。我自己遇過的就是晚點名之後菜鳥留下來繼續的「操體能」,所謂的操體能也不外乎交互蹲跳、伏地挺身、刺槍。盡管學長的把戲不少,但是身體的操練對我來說還算撐得過去,最大的壓力其實是來自於心理層面的恐懼。要說真的操死人,機率幾乎是零,至少在我當兵那兩年沒有!那時候遇到的是自殺問題,有菜鳥覺得受委屈了,或者一時情緒無法平衡,或者兵變,亦或是一個念頭轉不過去,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還有印象的有兩件,不過都在指揮部,不在我們營上:一個是趁學長帶他出去洽空的空檔不知道怎麼跑去買了農藥然後在豐原火車站喝農藥自殺,另外一個則是原本被分到A營A連的新兵,後來有人打小報告跟指揮官告狀說分兵不公,那梯新兵通通回去重新抽籤結果換到了B營B連,過不久就傳來該名阿兵哥下哨之後沒有回去連上,倒是跑去了營站對面的廁所旁邊的那棵大樹用S腰帶結束自己的生命。你說那時候有申訴專線嗎?當然有,叫做「趙老師」,但是在我當兵那兩年沒聽過有人打過,一方面是不敢打,另一方面則是覺得沒有必要打,因為打了也不會解決問題,或者說等自己適應部隊生活之後也覺得日子其實沒那麼難過,也沒想過要打!我應該說是很幸運得到了一個算是相對正常很多的部隊,至少我待的連上每搞死人,或者應該說在營部連每個人幾乎都扛了或多或少的業務,光是搞那些就夠忙了,哪來的美國時間去玩兵操兵。記得剛下部隊第一次連上帶出去跑五千公尺,深為菜鳥的我原本體能就不算很好,又因為是在部隊第一次測驗,心理壓力非常大,結果跑沒多久我就暈倒了!那個場景是在彰化縣立體育場,暈倒之後就被抬到司令台附近,附近運動的歐巴桑歐吉桑通通圍過來,七嘴八舌地說這是什麼部隊啊怎麼可以把人操到暈倒還口吐白沫!其實那時候我心裡想的是:完蛋了,第一次跑五千就暈倒,我黑了,回去連上絕對會被特別照顧,怎麼辦?神奇的是,回去之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我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受到學長們特別的操練。退伍若干年後遇到一個學長跟他提了這件事情,他的回答是:誰敢操你啊?大家嚇都嚇死了,萬一把你操死了誰能負責呢?那是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的事情,那時候當兵的人就知道再怎麼樣也不能把阿兵哥操死,所以我無法想像現在2013年怎麼還會發生這種事情?

3. 關於當兵浪費時間這件事

我一直覺得事在人為,就算當兵這樣的道理也是相去不遠。或者說當你覺得當兵會浪費時間,那去當兵之後就真的會浪費時間,因為你怎麼看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就很容易按照你想的那樣發展。或者換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在那個沒有其他選擇只有當兵一途的年代來說,總是要抱持著積極樂觀的精神嘛,再怎麼樣那一點點點(可能真的很少)的正面想法總是要想辦法凸顯出來,不然就真的是浪費時間了,而且一浪費就是兩年,整整兩年! 想像一下你將自己放在一個永遠都充滿負面情緒的環境中整整兩年,人格會是多麼扭曲,價值觀會有多混亂,那往後的日子怎麼過啊?你問我那兩年學到了什麼,我說給你聽吧!

a. 讀書:你可能不相信,當兵怎麼可能還有時間跟心思唸書?但事實就是這樣,這件事讓我體驗到所謂的事在人為到底可以發揮到怎樣極致的地步!我也不知道當初哪來那麼大的動力支撐著我想辦法找時間唸書,但對當時畢業於南部某個聽都沒有聽過的小五專的我來說,退伍之後考上插大,繼續唸書一直是一個很強的信念。儘管那個時候在部隊也是所謂的「大專兵」,但我告訴自己就是要念大學,我就是要把握時間多多唸書,以後考上的機率才比較大。於是我準備了英文單字卡,每次站衛兵的時候就帶兩張上去,一張有十個英文單字,站一次哨兩個小時就可以背二十個單字了,每兩天站一次夜哨,一個星期大概會站三次夜哨,所以一個星期至少可以背六十個英文單字,一個月就是兩百四十個單字,依此類推,就是很大的成就了!另外我也督促自己每天晚上盡量把握時間早點把業務搞定,然後帶著書跑去營上的二級廠看書,因為那是整個營區最偏僻的房舍,打擾最少,可以專心念書!(當然也因為最偏僻所以靈異事件特別多,還滿困擾的)不過這樣的機會其實並不多,一來業務繁忙,二來下基地更是異常忙碌,唸書時間真的不多,但是當你有堅強的意志要去完成一件事情的時候就真的會想辦法找出方法盡力去完成。因為這樣,得到的回報就是退伍一年之後順利考上插大,大學畢業還考上研究所拿到碩士學位,對於南部一個小五專畢業的人來說,這真的是很大的鼓舞!

b. 人生視野:對於從小到大幾乎都待在南部鄉下的我來說,到了部隊真的是給我很大的震撼--第一次認識客家人,第一次認識了故鄉之外的原住民,還有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文盲,很難想像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都推行多久了,怎麼還會有文盲,怎麼還會有人連自己名字都寫的顛三倒四,錯字連篇!當然還有三教九流的人:學長、班長、軍官,什麼背景都有,還有回役兵,當然也有流氓。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是很大,大到遠遠超過我的想像。真的,我覺得當兵再怎麼浪費時間,只要學到了怎麼跟這些三教九流的人相處,也算是一種收獲,讓你不致於空手而返啊!

c. 體能訓練:一個第一次跑五千公尺都會暈倒的人來說,體能當然非常的差,但是很神奇的是就在暈倒沒多久我竟然可以代替連上的學長去參加五千公尺的體能測驗,還因此莫名其妙的得到榮譽假一天!當然這就是部隊裡面最典型的「造假」文化:找人頂替受測。不過我真的是當兵兩年把體能給鍛鍊出來的,而且我覺得我並不是體能差,而且欠訓練,因為沒多久之後連上對於阿兵哥的體能要求我幾乎都達到了:五千公尺可以不落隊跑完,伏地挺身可以從頭做到尾(晚點名之後按照梯次,每一梯十下,做到最菜的菜鳥起來三百下跑不掉),刺槍不會放砲,不會左右不分。不過還是有個大罩門,那就是手榴彈投擲,真的沒辦法,基本投擲連二十五公尺都丟不到,野戰投擲也只能選擇最簡單的壕溝,然後衷心希望可以用滾的滾進去,勉強及格。這一點真的要感謝學長班長還有連上的長官對我的體諒,沒有在這個最弱的環節上勉強我,謝謝你們的照顧!也是因為當兵體能的操練讓我知道其實我體能並不差,以致於上大學之後我鼓起勇氣開始打網球,就這樣一直打到現在沒有停過!

d. 心靈自由:這一點是我當兵當了很久幾乎變成老兵之後才體驗到的,當兵真的很不自由,但是那僅限於肉體層面,身體可以被綑綁,心靈卻是無限自由的!常常部隊集合聽長官訓話(通常都是廢話)感到不耐煩,卻又無可奈何,但是心靈是自由的啊,沒有人可以將你的靈魂綁起來,上面的人或許講的口沫橫飛,但是你心裡要怎麼想就隨便你了,沒有人可以操控!還記得那個時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心裡默默唱歌,管你講什麼,我唱我的,時間倒也這樣過去了!

e. 靈異事件:對於從小就比較鐵齒的我來說,當兵還真的是驚心動魄。身處在一個從清朝開始就整個是墳墓的營區,靈異事件當然從來沒有停過。不過也還好,八字重了點,遇到的都是輕羽量級的,所以全身而退。

4. 關於人生際遇

當兵其實就是現實人生的一部分,你會到什麼部隊,遇到什麼人,發生什麼事情,真的沒人知道!際遇不同,環境不同當然就造就了後來不同的發展跟歷練。從一開始入伍到成功嶺新訓開始我就一直覺得我的運氣真差,又經過種種不可思議的抽籤之後下了部隊又覺得他媽的怎麼這麼衰洨來到這裡,遇到這麼多狗屁倒噪的事情。(關於從成功嶺開始抽籤到下部隊中間的抽籤鳥事,可以看這裡這裡。)但是人生很奇怪,當你漸漸聽到其他部隊的一些事情之後反而會覺得真的是比上不足比下有於,好像在這裡也還不錯啊!或者因為洽公去了其他地方遇到爛兵爛士官爛軍官受了一堆鳥氣之後回到自己的連上就會覺得其實這裡的人還不錯啊!人生有些事情可以預期,有些不能,那就是順其自然吧!

想想當兵的那段時間,我真的是很幸運,到了一個比較正常的部隊,鳥事當然也有,但是總是在可以理解不致於太誇張的範圍內。但我知道很多人沒有我這麼幸運,我的麻吉布萊恩入伍當了憲兵就被學長士官還有軍官霸凌,日子悲慘到幾乎想要死;另一個好友阿義也曾經因為一張投影片放顛倒了就被參謀長放話要關他禁閉;還有更多的阿兵哥入伍之後就再也未曾回到家,這次的洪仲丘更是活活的被操死!對於當兵經驗相對於正面的我來說,總是希望大家去當兵也盡量保持正面的態度,不要白白浪費這段時間!但是這次的事件真的給了我很大的打擊,因為我一直以為部隊真的進步了,真的人性許多了,但來真的是好傻好天真!如果一個孩子去當兵最後是得到這樣的結局,那我真的沒有資格要別人去部隊學什麼鬼東西回來,連命都保不住了,談其他都沒有意義了!關於我們的國防部,真的也不奢望什麼了;他們或許真的有心要改革,但總是跟我們老百姓的期望有很大的落差。但還是衷心期望類似洪仲丘的事情真的不要再發生了,那些在部隊裡面握有一定權力的人真的要好好想想,你們領的是我們辛苦納稅的錢,不期望你們有什麼能力可以殺死敵人,只求你們好好對待這些當兵的小朋友,他們在家都是爸媽的心肝寶貝,都是將來整個家庭的支柱,請善待他們!

07_01.jpg  

這張照片裡面有上尉、上士班長、下士、還有學長,裡面我最菜,但是我卻受到最多的照顧跟幫忙,謝謝你們!     


    布魯斯碎碎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