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注意到那個寫著「June: Gay Pride」的彩虹旗嗎?對!六月是同性戀驕傲的日子。

       

1969年的今天(六月二十七號)在紐約的Greenwich Village的石牆酒吧(Stonewall)發生了一件影響著後代歷史的事件,當時警方臨檢(其實是「抄」)這家酒吧,卻引來當場同志的反抗。這個事件影響至極,因為它啟動了「同性戀平權運動」,讓同志體認到光是躲藏跟隱忍並無法改善自身的處境。因此每年到了六月就是所謂的「同志驕傲月」(Gay  Pride),全球各地的同性戀紛紛走上街頭,以嘉年華的方式展現自我,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我是同性戀,我活著,我在這裡,所以我享有基本的尊嚴跟人權。

找到了一篇阿左在1997年(天啊)寫的一篇文章,讓大家知道三十七年前的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歷史上的同志:有關1969年的石牆事件

這是有關於發生在1969年六月底著名的美國紐約石牆酒吧的抗爭事件,該事件對於同志來說具有重大的意義,因為它直接促使了同志解放運動(Gay Liberation Movement)的開展,開創了同志政治抗爭的起源,正式開啟了同志不甘居於弱勢決定起身而起的使命。

1969年六月二十七號晚上,剛過了午夜時分,九位便衣警察進入了位於紐約格林威治村克理斯多福街53號的石牆酒吧(The Stonewall Inn)並勒令該酒吧歇業,因為它未經過核准就私自販賣酒類。警察逮捕了酒保、守門員還有三位扮裝者並把他們帶走。然而始料未及的是酒吧外面卻聚集了許多憤怒的民眾,他們不斷的像酒吧丟擲硬幣、酒瓶、還有磚塊,使得欲離開的警察不得以退回酒吧內。但是憤怒的民眾卻把酒吧的門給砸壞了並且不斷的叫囂:“Pigs!! ”and“Faggot cops!!”一位被激怒的警官拿出了槍大聲喊叫:“誰敢過來我就幹掉誰!”(原文:“We'll shoot the first motherfucker that comes through!")一位民眾試圖想用火柴跟打火機的燃料縱火想將警察燒死在酒吧內,另外還有一位民眾被警察逮到狠狠地在他的頭上毆打。當時現場盡是罐頭,瓶子,還有石頭。民眾甚至拔起了路邊的停車計時器丟向警察去。民眾一直到支援的警察到來才散去,整個事件維持了四十五分鐘之久。兩天之後在紐約時代雜誌的第三十三頁上標題寫著:四位警察在格林威治村的搜捕行動中受傷。

六月二十八號,關於前夜晚上發生於石牆酒吧的暴動事件,許多觀察者認為JudyGarland(註:深受同志愛戴的著名女歌手,暴動前一個星期因藥物過量被發現死於倫敦公寓中)的去世及葬禮對同志來說是一項嚴重的打擊。也因為他的死亡讓石牆酒吧內的扮裝皇后興起了暴動的念頭。甚至還有人認為當天晚上的滿月是發生暴動的原因。事實上大家都在猜測到底是誰引起的暴動:有些人說是一個扮裝皇后,也有人說是個女同志,甚至還有人看到是一個波多黎各的異性戀男孩,因為是他丟擲了第一塊石頭並且鼓吹同志對抗警察。

暴動發生的第二天晚上依舊有群眾聚集在石牆酒吧外抗議前天晚上警方的搜捕行動。警方則巧妙的驅逐現場抗議的群眾,他們大喊口號:同性戀酒吧合法,同志是好的。警方與民眾之間的抗爭持續了大約兩個小時,有三個人被警方逮捕。

六月二十九號,紐約每日新聞(New York Daily News)標題為:同性戀巢穴被搜捕,扮裝人士像蜜蜂般的瘋狂叮人。

七月二號,鄉村之聲(The Village Voice)雜誌首頁標題為:同志力量已蔓延到Sheridan廣場,滿月高掛石牆酒吧。

石牆(Stonewall)已經在現在同志的歷史中成為一種標記,同時它也成了同志對抗壓迫的同義詞。在今日,這個字眼已經與同志抗爭及自我覺醒相共鳴,同時也成了同志意識的圖像。因為石牆暴動,同志解放運動才得以誕生,也因為石牆,同志們才警覺到必須團結一致,對抗主流社會加諸於同志身上的不公及壓迫。

本文章摘譯於Leigh W. Rutledge所著的《The Gay Decades: From Stonewall to the Present》以及Martin Duberman所著之《Stonewall》。

「石牆」現今就成了「同志平權運動」的濫觴,因為他們知道隱忍無法改善現況,唯有從法律跟社會制度層面下手才有機會讓自己受到重視,享受身為一個人應該擁有的基本權利跟尊嚴。

不過這裡有的很重要的議題,當初在第一現場跟警方展開對峙的其實都是所謂的「扮裝皇后」跟比較娘娘腔的 gay。諷刺的是,他們卻是在同性戀族群當中遭受到最嚴厲批判的人,因為他們濃厚的「陰柔特質」讓許多比較接近主流價值觀念的同性戀者感受到嚴重的威脅,只因為陰柔氣質讓這些人更加深了社會對於同性戀的刻板印象:你看,就是這些娘娘腔這麼囂張,才讓社會對我們有誤解。更諷刺的是,面對主流社會的威脅跟歧視的時候卻又是這些他們看不起的娘娘腔敢站出來直接對抗,那個時候自認陽剛的同性戀早就不知道跑去哪裡躲起來了。

因此每年各地方的Gay Pride遊行佔據主角位置的通通都是精心打扮、期望獲得矚目焦點的扮裝皇后(開玩笑,一年就這麼一次機會可以好好展現身材跟華服,怎麼可以錯過?)。所謂輸人不輸陣,就算臉蛋不好看,也得在其他方面板回一成啊!

幾年前阿左無意間在一本書當中看到一段話,頗令人感動:某個當年參與過石牆運動的扮裝皇后在接受訪問的時候語重心長地說「像我這樣的扮裝皇后一直站在同志平權運動的第一線,可是運動卻一直排擠我們!而扮裝的論述一直要到1980年代末期才變成同志平權運動論述的一部分,而這已經是離石牆運動20年後的事了。」

擁有高度陰柔氣質的同性戀為什麼一直都會站在運動的第一線?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幾乎完全承擔了社會對同性戀的刻板印象跟直接的歧視,相較於其他所謂較陽剛的同性戀,娘娘腔的 gay最好辨識啊,一眼就看得出來,要歧視,直接找他們就對了。也因為這種直接的接受到不友善的社會氣氛,他們的反應也最直接,因為若無法發展出對應的策略,他們的日子就會很難過,到哪裡都會被認出來,都會被歧視,都會被糾正。

不過呢,老天爺終究是公平的,因為他們長期以來知道怎麼去面對社會最直接的歧視,因此過得也最自在,反正每天都在戰鬥了,早就發展出最有效的應對機制,知道怎麼排解這樣的歧視,更知道怎麼用自身的力量去抗拒別人給予的歧視。至於那些平常就隱藏起來的陽剛gay 呢,老天爺給他們的大概就是退縮、無助跟恐懼吧!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常常看到那些每天躲在健身房勤練外表長肌肉的陽剛 gay,一旦遇到出櫃或者任何可能的壓力的時候,往往不知所措;而且有趣的是,越來越多 gay跑去練肌肉,反而使得健身房出來看似陽剛壯碩的人成了嶄新的同性戀刻板印象!

雖然已經是六月底了,不過在這麼具有意義的時刻,當然還是要好好打扮自己,展現妖嬌的一面。我的麻吉布萊恩上星期可是在巴黎樂不思蜀呢,當地的 Gay Pride果然熱鬧,點這裡可以看到精彩的文章跟照片喔!

六月,驕傲的同性戀!Be gay!Be happy!

P.S. 台灣也有「Gay Pride遊行」喔!不過是在每年秋天舉行,請大家期待,到時候一起共襄盛舉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魯斯碎碎念 的頭像
布魯斯碎碎念

洗米水布魯斯阿左

布魯斯碎碎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