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昨天看到一則(其實是很多則)新聞簡直讓阿左氣炸了,那就是:

台灣關懷之家在社區設置愛滋病關懷中心收容病患,引發居民恐慌,台北地方法院11日判決,台灣關懷之家必須遷離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房屋。
擷取自東森新聞網站

好一個人權立國的典範啊!

儘管已經二十一世紀了,我們社會對許多事情依舊處在無知的境界,對同性戀的歧視是一例,這次對愛滋感染者的排擠更是堪稱一絕,在號稱人權立國的當今台灣社會中顯得十分諷刺跟悲哀。

這個社區離阿左家不遠,騎車大概不到五分鐘就到了。社區居民對愛滋病的無知跟恐懼我們可以理解,但是一個被賦予社會公義象徵的法官對這樣的案例做出如此荒謬的判決,真的不禁要問:「我們社會到底怎麼了?」在這個極度紛擾的時機看到這樣的新聞更讓人感到憤怒。這個判決只會更加強化社會大眾對於愛滋病的刻板印象跟持續的無名恐慌與隨之而來的歧視與排擠行為。

阿左想要問問這個社區的人,如果這些感染者就是你的朋友、你的兒女甚至是你自己,看到他們遭受到這樣的對待會有什麼樣的感受?不知道跟愛滋帶原者同住一個社區到底會帶來怎樣的恐慌?怕被他們看一眼馬上就感染到愛滋病毒嗎?還是根本連看都不看,只要心裡想著「我竟然跟愛滋病帶原者如此接近」馬上就感染了?說實在的,阿左還真的希望愛滋病毒真的是透過什麼飛沫傳染,或者可以靠念力就可以讓人中標,那就更加理想了。為什麼這麼說呢?君不見我們的警察每當遇到愛滋帶原者的嫌犯時,全部如臨大敵好像要上戰場一樣的全副武裝:口罩(還是對抗SARS使用的 N95型喔)、手套、防護大衣,最誇張的還看過連雨衣都出籠了。真可惜愛滋病並不是靠飛沫或者念力傳染,真是大大地辜負了這些警察的期望!

台灣號稱是一個民主開放的國家,但是仔細觀察後會發現,我們的民主跟多元其實都只是個假象。說穿了,就是我們只會在「民主多元的餐桌上挑挑揀揀」,對自己有利的就挑出來,對自己不利的或者根本就討厭的就丟掉。講白話一點,就是「選擇性的民主跟開放」。有好處的時候就說我們要效法民主國家的做法,要這樣要那樣;沒好處的時候就又是另外一套說法,什麼「國情不同,西方國家的制度未必全然適合台灣社會」之類的狗屁話就會紛紛出籠了。

自助餐出現的目的是讓大家有更多的選擇,喜歡的就吃,不喜歡的自然有其他喜歡的人會去吃,你沒有權利在不喜歡的菜上面吐口水然後要求大家把那盤菜丟掉。你不喜歡的,別人可能愛的要死!

關於上面那個案例,就媒體的報導,台灣關懷之家會繼續上訴。我們期望下一個法官具備充分的社會公義觀念,讓這個關懷愛滋帶原者的團體能夠更順利地運作。現在的台灣已經讓人夠失望了,弱勢團體的權利更不能被忽略跟犧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魯斯碎碎念 的頭像
布魯斯碎碎念

洗米水布魯斯阿左

布魯斯碎碎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