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女系列所有文章鄭重歡迎對號入座,而且多多益善!如果你覺得你是這樣的人,不要懷疑,那一定就是了!

今天要數落的豬女不是別人,而是偶自己!因為發生了一件自己都覺得不可原諒的豬女事蹟,那就是下亂七八糟自以為是的豬女迷航記!

話說前陣子剛好是公司今年新產品型錄正如火如荼進行的時候,阿左也是忙到常常得跑去幫我們編排型錄的vendor家裡跑。某個星期天早上(對,就是犧牲自己假期為公司拼命的豬頭)就這樣風塵僕僕地從新店搭918公司到了泰山。這段路程還真是天殺的遙遠,不過好處是過秀朗橋之後直接走64號快速道路,很快就到捷運新埔站了,而且一班車就到,省卻了換車的麻煩。

不過回來就很有趣了,當天晚上返家時有點晚了(大約九點多),當然公車並不好等。原本的計畫是如果918來了就直接搭回新店;如果805來了就搭到新埔捷運站換搭捷運到七張站。結果等了很久這兩班車都不見蹤影,來的卻是616。因此計畫臨時改變,馬上跳上車預計搭到捷運民權西路站,照樣可以換捷運到七張。而且從泰山到民權西路剛好只要一段票,再過去一站就要兩段了。心裡盤算著這樣的選擇真是經濟又實惠,把C/P值撐到最大,由不得開始佩服自己的精打細算跟冰雪聰明啊!(這是第一個錯誤)

不過呢這一切的盤算看在老天爺的眼裡根本就是不屑一顧吧,因此悲劇就開始了!

616公車其實有點繞路,不過既然上去了就讓它繞吧!而且該公車過了台北橋之後第一站就是捷運民權西路站了,因此只要過了橋下車準沒錯。於是阿左就真的在過了橋之後下車,但是放眼一看,怎麼這麼陌生啊?這到底是哪裡?看了一下站牌—OMG!招牌上寫著「菜寮」兩個字!請問各位鄉親父老,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呢?原來,偶下錯車了,剛剛那個橋不是台北橋!不是台北橋~不是台北橋~(學任性的阿兵哥在地上翻滾使性地,這是第二個錯誤)

此刻我不禁唱起了陳芬蘭的孤女的願望:「請借問播田的田莊阿伯啊,人塊講繁華都市台北對叼去?」(遙望遠方)好吧,既然流落異鄉,一切都得靠自己啦!馬上就在這個叫做「菜寮」的地方自立自強,找其他的公車離開。結果只看到密密麻麻的公車站牌一字排開,不知道如何選擇。結果就當場來了一台232公車,上面寫著「蘆洲—松山車站」!嗯,救星來了,就是它啦!既然有到松山車站,那就是一定會經過某個捷運站啦,上去就對了!(這是第三個錯誤)

上去之後看了一下公司路線圖,果然有經過某個捷運站,那股不知道從哪來冒出來的驕傲感立刻再度油然而生,對於自己雖然下錯站但後續危機處理能力如此卓越感到無比的驕傲(無可救藥)!

上車之後當然就是悠閒的等待公車開到台北市然後在某個捷運站下車,就可以轉搭捷運到新店啦!不過呢車子一直繞啊繞的,啊怎麼還沒有過橋呢?從三重要到台北市說什麼都得過淡水河吧?怎麼這麼久還沒有到?該不會是……對!Bingo!答對了,就在車子開過某個路口轉彎過去的時候我彷彿覺得有點熟悉,然後立即想到去年某個學弟結婚就是在三重靠近蘆洲的某個餐廳舉辦宴會,然後去年某次也跟另外一個學弟騎車要去蘆洲的三民高中打球,就是經過這個地方。所以事實就是—我搭到開往蘆洲方向的232公車了!

好啦,所有之前累積的種種驕傲都在這瞬間全然毀滅,立刻把我打入極度的深淵當中!一向以方向感好、具備靈敏地理觀念的我怎麼會犯這種致命的錯誤呢?只能立刻在「龍門路」附近趕緊下車,然後到對面找尋可以回家的公車。

就這樣折騰了許久最後終於搭上了39路公車,經由忠孝橋回到了熟悉的台北市!(套用布萊恩的名言「過了淡水河之後果然都是偏僻蠻荒之地」)但這班39路公車竟然還是停在市民大道上的台北車站,又花了好幾分鐘才走入捷運站搭車。最後回到家已經大約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了!好樣的,花了將近三個小時才得以到家,這趟豬女迷航記也夠精彩啦!

平時不斷數落別人是豬女,沒想到自己也有這一天會成為豬女系列當中的主角!還能說什麼呢?
 


到底怎麼迷路的呢?上面這張地圖非常清楚記載了整個路程的經過。左下角那個經過疏洪大道的其實是「重新橋」,而不是我認為的「台北橋」;原本616公車應該是沿著藍色的路線過台北橋抵達承德路附近的民權西路站,無奈錯把重新橋當成台北橋的後果就是直接在綠色方塊的「菜寮」下車。接著在原地搭的232公車其實就是沿著粉紅色的路線直接北上到蘆洲,一直到上面暗紅色方塊的地方才驚覺搭錯方向匆忙下車。正確的補救方式應該是在「菜寮」下車的地方的「對面」搭乘232,這樣就會沿著下方的中興橋抵達西門汀。豬女迷航記經過大概三小時總算劃下句點,沒有惹出更多的笑話!

    全站熱搜

    布魯斯碎碎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